<dd id="wmygu"></dd>
  • <menu id="wmygu"><menu id="wmygu"></menu></menu>
  • <xmp id="wmygu"><optgroup id="wmygu"></optgroup>

    淘寶店鋪、網易郵箱、微博賬號……這些特殊資產,能繼承嗎?

    2019-09-07 淘鋪之家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最新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億人,較2018年年底增長2598萬人,我國已成為當之無愧的互聯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最新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億人,較2018年年底增長2598萬人,我國已成為當之無愧的互聯網人口第一大國。尤其是4G的發展普及,更是帶動了互聯網的全民參與,我們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不分地域地享受著互聯網服務?;ヂ摼W已不再是以前專屬于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老人們已經習慣了在朋友圈轉發文章,習慣了在菜市場用二維碼支付……

    互聯網的產業繁榮背后,也帶來了諸多新興的法律問題。根據互聯網產業發展態勢,目前使用很多互聯網服務,都需要用戶注冊自己的互聯網賬戶,此時互聯網賬戶已經從過去“網友”用于登錄某個網站的“網絡身份”回歸成了與全民一一對應的現實身份。那么這些賬戶的法律地位與規制問題應當遵循何種規律?賬戶使用者故去之后其賬戶應當如何處理?這是我們急需解決的問題。隨著5G時代的到來,物聯網、人工智能技術的蓬勃發展,這些新興的法律問題勢必發酵放大。對此不妨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考慮。

    首先,明確界定網絡虛擬財產概念,對龐雜的虛擬財產進行分類。2017年通過并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127條確立了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但并未深入確定數據及虛擬財產的保護細節,而是交由其他法律具體規制。就網絡賬戶而言,其背后的數據及虛擬財產類型多種多樣,有些甚至尚不能構成現行法律體系下的財產?,F階段可總結的網絡賬戶中的財產主要有以下幾種:賬戶中的財產,例如微信或支付寶賬戶中的資金,這與傳統的銀行賬戶資金性質無異;賬戶中的虛擬財產,例如網游中的充值及相關權益;賬戶中的知識產權及附有知識產權的原稿或原圖,例如美術、攝影、文學作品;賬戶中無市場價值但對于用戶具備精神意義的數據,如聊天記錄、日記。對這幾類形式的“財產”應當加以區分,規制的方式可以是源頭式的,例如賬戶注冊時設立規則;也可以在使用期間進行規制,例如使用過程中設立繼承人;還可以是后置的,例如賬戶所有人過世后進行規制。

    其次,充分發揮互聯網企業利用用戶協議、行業標準解決前沿問題的作用。目前我國互聯網產業發展日新月異,如果說此前對有關網絡虛擬財產、網絡空間治理等問題的規制,需要借鑒美國等其他國家的先進做法和經驗,那么現在隨著我國互聯網產業不斷飛速發展、產品不斷推陳出新,我們在相關規則的制定上可能要做更多主動性的探索?;ヂ摼W企業可以充分運用用戶協議、服務條款,就實踐中遇到的新問題進行約定,這種來自市場的、民間的探索,不僅更契合用戶實際需求,也有助于為此后的立法奠定基礎。

    第三,與網絡賬戶相關的繼承事宜,當事人可事先作出妥當安排。立法滯后性是法律的基本特征之一,尤其是在面對爆發式發展的互聯網及新興技術時,立法持謹慎的態度以免朝令夕改也確有必要。作為一名普通的網絡用戶,在面對虛擬財產繼承問題時,可以在現行法律框架下,通過一些事先的安排進行妥當處理。比如,一方面,當事人可以通過授權、遺囑、賬號密碼封存等方式將自己的賬號交由繼承人處置;另一方面,當事人如果不希望自己名下賬號被繼承人獲取,也可以通過前述做法進行聲明。不過需要指出的是,此種辦法雖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問題,但這也僅是權宜之計,這些問題最終還是要通過法律及制度的建構來解決。(作者系北京涌章律師事務所律師)

    關于淘寶 店鋪符合相關條件可以繼承

    淘寶店鋪是淘寶賣家經營的載體,由于經營主體(經營者)會發生不可抗力的變化或變故,淘寶自運營初期就有繼承和過戶的實際需求存在。盡管目前法律并未對網絡店鋪的財產性質予以明確,但其的確具有很強的財產屬性,目前市場上也有一些就網絡店鋪進行估值的平臺并產生一些未經淘寶官方同意的店鋪轉讓行為,由此可以看出社會各方對網絡店鋪的財產屬性都較為認可,同時也存在較為普遍的繼承與轉讓需求。在很多離婚、合伙人財產分割案件中,法院也都將網絡店鋪視作資產來進行分割。在我們看來,淘寶店鋪是賣家經營心血的承載,也是重要的商業資產。為了滿足一些當事人的繼承或實際的確權需求,同時兼顧公平、合法及消費者權益保障等一系列因素,近年來,淘寶不斷通過完善規則,建立公開公正透明的機制逐步滿足這一實際需求。

    如果淘寶店鋪原經營人過世,繼承人只要持原認證人死亡證明(如火化證明或派出所戶口注銷證明或居民死亡醫學證明)、關系證明(如戶口本或派出所證明或公安局證明)及公證材料(如涉及其他繼承人,還需提供其他繼承人放棄繼承的公證書;原經營人如果立有遺囑,家屬可提供遺囑),就能按照淘寶的相關流程及規則要求,實現相關店鋪的繼承和經營主體的變更。自2016年至今,淘寶共幫助近千家店鋪實現了原認證人過世后的繼承,既滿足了賣家情感上的需求,亦可繼續服務于消費者并創造新的商業價值或財富。

    如果淘寶店鋪的原認證人無意愿或由于不可抗因素不能繼續經營店鋪,只要原認證人與新主體達成一致,由新主體承繼淘寶店鋪所有債權債務關系,并滿足淘寶所設定的開店標準及經營主體變更相關要求,即可通過淘寶協議主體變更等流程實現認證主體變更,由新主體繼續經營店鋪并繼續對消費者提供服務。

    關于網易 郵箱可給予密碼重置幫助

    根據網易郵箱與用戶簽訂的《網易郵箱賬號服務條款》,網易郵箱用戶擁有網易郵箱服務的使用權,其賬號的所有權歸網易公司所有。依據這一服務條款,若郵箱賬號連續180天或以上沒有登錄,網易公司有權根據具體情況分別刪除該網易郵箱賬號、終止該賬號下的郵箱服務并將郵箱中的內容刪除。

    目前用戶申請繼承賬號的需求很少,所以公司目前沒有專門為郵箱賬號轉讓繼承制定流程。但在實際案例中,基于用戶關懷和用戶體驗考慮,在驗證相關信息屬實的情況下,網易郵箱可對家屬提供密碼重置協助,方便家屬登錄處理事務。在辦理這類業務時,需要申請人提供用戶的死亡證明、申請人與用戶的關系證明等,若該郵箱賬號系非實名注冊認證,還需提供郵箱其他相關使用信息(如常登錄地、注冊時間地點、常聯系人地址等),用以佐證郵箱賬號確系這一用戶所用。目前網易郵箱僅在2017年、2019年分別處理一起此類案例,由于申請人資料齊全且基本屬實,網易均給予了賬號密碼重置幫助。

    關于微博 符合條件可將賬號移交家屬

    《微博用戶協議》明確指出,“未經微博運營方同意,用戶不得擅自買賣、轉讓、出租任何微博賬號或微博昵稱?!敝宰鞔艘幎?主要基于兩方面考慮:一是根據網絡安全法及相關法律法規,用戶使用微博必須進行實名登記。如果用戶未經平臺同意私下交易賬號,可能會出現違反實名制規定的情況。二是用戶如果未經平臺同意私下交易賬號,一旦交易過程出現糾紛,或者因為交易之前的用戶所發布的內容引起侵權等糾紛,會給維權造成困難。

    微博確認博主去世的信息后,本著尊重逝者的原則,將對賬號采取保護措施,被保護的賬號可被訪問但禁止修改任何賬號資料、禁止發布、評論、點贊、關注、私信等全部主動行為、禁止修改賬號及安全信息。博主親屬提供死亡證明以及戶口本關系證明照片等相關材料,工作人員核實無誤后,可申請解除保護狀態,移交給新的賬號持有人。過去幾年中,微博曾多次幫助去世博主的家屬找回賬號并移交給家屬。

    企業聲音采訪整理 本報記者 馬樹娟

    為什么社交賬戶不具有可繼承性

    □ 王琦

    德國Facebook案案情簡介:2012年,一位15歲的女孩被地鐵列車撞倒去世,死者行為疑似自殺,但欠缺證據。悲痛的母親希望找到女兒悲劇的原因,由于死者生前頻繁使用Facebook,因此她要求Facebook提供協助,使她能夠查閱女兒在其Facebook賬戶中的活動和通訊記錄,但Facebook拒絕了這一要求,理由是Facebook用戶協議中規定,賬戶只允許初始注冊人使用。女孩的父母訴諸法院。負責一審的柏林州中級法院于2015年12月作出判決,判Facebook向原告開放死者的賬戶。Facebook不服提出上訴,負責二審的柏林州高等法院于2017年12月推翻一審結果,判決強調,基于通信秘密保護,死者父母的主張不能得到支持。死者母親不服二審判決,又上訴至德國最高普通法院,后者于2018年7月12日宣布推翻二審判決,恢復一審判決。

    點評:社交網絡(如微信)近些年在我國獲得迅猛發展,因此社交網絡賬戶是否可以繼承在中國也已成為一個全民普遍關注的現實問題。在Facebook案的三次審判中,法官們沒有將目光局限于個案,而是試圖在一般層面界定數字遺產的法律屬性并厘清其與有關法律制度之間的關系,是杰出的面向疑難案件的“找法”與“釋法”的司法活動,德國法官們的探索為社交網絡賬戶的可繼承性難題清理出了基本的分析框架。

    Facebook案在德國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熱烈的討論,學者們分成截然相對的兩派,一派鼓吹一審判決,一派力挺二審判決。雖然一審和終審判決肯定了社交網絡賬戶這類數字遺產的可繼承性,但筆者認為二審判決的立場更加值得贊同,即用戶的繼承人無權要求社交網絡經營者開放賬戶供其訪問。這是因為,社交網絡賬戶中的數據包含有用戶(被繼承人)與其他公民的通信秘密,故而有通信秘密保護的適用,法律上的相關規定為電信條例第65條。依據這一條款,僅當出于國家安全或者調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經過法定批準程序,才可以由特定國家機構(如公安、檢察機關、國家安全部門)調取私人社交網絡賬戶中的數據。除此之外,法律禁止社交網絡經營者擅自向他人提供用戶的通信信息。原用戶的繼承人同樣是通信秘密意義上的“他人”,其未經全體通信參與人的同意,無權知悉通信信息。

    進一步而言,由于社交網絡賬戶積累了大量涉及用戶以及第三方人格利益的數據,基于人格權保護的律令,這批數字遺產構成了一種產生安全保障義務的義務源。無論是誰,只要取得對數字遺產的實際操縱力,也無論他取得實際支配力是否有法律依據,都基于對這一義務源的支配而負有妥善對待數字遺產,以避免逝者和有關第三方人格利益遭受損害的義務。這一妥善對待義務主要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通常狀態下的保密義務;其二是在有披露通信秘密正當化事由(如追查刑事犯罪)的“非常狀態”下的對披露程度和范圍的控制義務。違背這一義務將使得義務人面臨民事責任。

    人們常說,去世之后,一了百了。在網絡時代,這一經驗卻不再準確,網絡有能力讓人們生活的每一道蹤跡都保留下來,由此面臨暴露在外被人窺探擺弄的風險。針對于此,消除人們生前在網絡世界的蹤跡,或者至少讓這些蹤跡保持不公開的狀態,這是法秩序應當為每位公民提供的一項基本保護。由此公民可以期待:他生前未選擇公之于眾的信息,在其過世后,依然能保持此種狀態。形象地說,數字遺產中有逝者的“數字遺體”,這一“數字遺體”有望最終在通信秘密保護制度和人格權保護制度聯手搭建的“安寧墓居”中獲得永恒的棲息。


    淘寶店鋪、網易郵箱、微博賬號……這些特殊資產,能繼承嗎?本周熱門

    淘寶店鋪、網易郵箱、微博賬號……這些特殊資產,能繼承嗎?本月熱門

    亚洲中文字幕精品久久
    <dd id="wmygu"></dd>
  • <menu id="wmygu"><menu id="wmygu"></menu></menu>
  • <xmp id="wmygu"><optgroup id="wmygu"></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