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mygu"></dd>
  • <menu id="wmygu"><menu id="wmygu"></menu></menu>
  • <xmp id="wmygu"><optgroup id="wmygu"></optgroup>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2020-06-05 淘鋪之家
    門客是一個活躍于春秋戰國時期的特殊群體,這一群體源于春秋,盛于戰國,衰于秦漢。在社會變革之際,他們游走于列國,留下了許許多多的故事,讓這一隸屬于士階層的群體,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隨著新制度的建立與完善,大一統時代到來,中央集權制度下不再需要這些流動性極強的門客,曾經無比

    電商風云千變萬化,如何把握賺錢商機,踏上財富之路?接下來,請大家跟著小編一起看下“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門客是一個活躍于春秋戰國時期的特殊群體,這一群體源于春秋,盛于戰國,衰于秦漢。在社會變革之際,他們游走于列國,留下了許許多多的故事,讓這一隸屬于士階層的群體,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隨著新制度的建立與完善,大一統時代到來,中央集權制度下不再需要這些流動性極強的門客,曾經無比興盛的門客群體,在漢初經歷一陣回光返照后,最終在漢武帝時期墮入萬丈深淵。

    門客的起源與興盛

    “客”與“主”相對,指的是外來之人,門客就是依附于主人的門下客,不是主人家里人,卻寄食在主人家中,依靠主人供養而活。他們跟西周時期貴族的家內奴不同,家內奴是主人的財產,人身自由受限,門客則有較強的自主能力,可以自由離去。

    門客的產生,跟春秋戰國時期社會制度的變革有很大關系。春秋時期,舊有的秩序土崩瓦解,社會結構開始進行漫長的分解與重構,其中就包括階層的躍遷。

    在西周時期,世卿世祿制度還很穩固,宗法制下以血緣為紐帶的選舉制度是補充人才的基本制度,出身底層的人并無太多上升空間。隨著西周破滅、王室東遷,戰火連天的春秋時期拉開了序幕。無論是各諸侯國之間的混戰吞并,還是大諸侯國內部的政治斗爭,都導致了一大批高低不等的貴族階層被降為士乃至庶人階層,空出來的這部分自然需要人填補,士和庶人上升就有了空間。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單憑士和庶人自身的力量,很難跨過階層壁壘,必須要依靠更高階層的接引,最好的辦法,就是依靠這個高階層的人物,憑借他的力量上升,依附于權貴的門客就這么產生了。

    春秋時期,“周制雖毀,君臣固位,上下相持,若一體然” ,周天子雖然沒有了軍事和經濟優勢,政治上的超然地位卻還存在,齊桓公率先稱霸打的是“尊王攘夷”的旗號,其余霸主會盟時也需周天子賞賜加成,以示霸業。

    再加上各國權貴本身擁有大批的私徒屬,招攬門客的需求還不是很迫切,養客之風不得大倡,到了戰國時期,情況就大不相同了。

    戰國時期,“天下諸侯方欲力爭,竟招英雄以自輔翼。此乃得士則昌,失士則兇之秋也”,更加劇烈的兼并戰爭催化了各國的政治改革。各國改革程度不一,無一例外,都對世卿世祿制動了刀子,尤以秦國商鞅變法為最。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史記·商鞅列傳》載:“宗室非有軍功論,不得為屬籍。明尊卑爵秩等級,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者顯榮,無功者雖富無所榮華?!?/p>

    在軍功跟封爵土地直接掛鉤的法令下,軍功官僚集團迅速轉變為新興地主階級,而不再為舊有的宗法貴族集團所壟斷,二者相爭,都需要足夠的人才來壯大己方陣營。

    此外,列國紛爭的局面導致政出多門,士人游歷列國, 合則用,不合則去,每到一國,上可為國君之門客(即客卿),下可各級官僚之養士, 養客風氣盛行。

    門客的分類及待遇

    門客與主人,是一個相互利用的關系,主人養客是為名利,門客以一技之長寄食在主人門下,也是為名利。

    主人求名,求的是好賢的名聲;門客求名,求的是自己的名字為上層所知,進而有機會實現自己的抱負。雙方交集的一點是利,主人要用門客的能力為己辦事,門客以自己的能力為己謀利。

    按門客能力的側重,可以將其分為三類:刺客、說客和書客。

    刺客是門客中的英勇之士,以行刺的方式幫助主人完成大業或替主人報仇,于他們而言,武力值尚在其次,首要的是忠義、膽略和果決。這些正是人們所崇拜的,因而刺客們的故事千百年來廣泛流傳,專諸、豫讓、聶政、 荊軻、要離等人,不論行動成功與否,都是人們心目中的英雄。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說客是最有前途的門客,刺客往往一去不回,說客則活動于列國,集軍政外交職能于一身,“以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思維敏捷、能言善辯的他們往往以舌頭立足,如張儀、蘇秦等,一番合縱連橫之論,便能挑動天下、戲楚亡齊。

    書客是從事文化事業的門客,基本不會在史冊留名,卻為文化的傳承作出了巨大貢獻,比如呂不韋的三千門客,他們合力創作了《呂氏春秋》,呂不韋認為此書包羅了天地萬物古今之事,乃至于以千金懸賞一字, 可見他對此書質量的自信,也反映出書客的能力。

    按門客的動機,也可以將其分為三類:義客、食客和奸客。

    義客的道德水準很高,為人恪守信條,投靠主人多是為了報答知遇之恩,而不是為了奉養。他們有的并不居住在主人家,而是在外居住,當主人有難時,便挺身而出。比如侯嬴之于信陵君,信陵君厚待侯嬴,侯嬴為其獻上竊符救趙的計策,隨后“北鄉自剄,以送公子”,以報答信陵君的知遇之恩。

    食客就要現實得多了,他們也是門客當中的大多數,就是為了奉養才寄居他人門下的,事事都為自己的利益考慮。由于人數過多,食客顯得良莠不齊,多為雞鳴狗盜之輩,主要為主人提供好賢名聲,也就是刷熱度的水軍。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食客的現實還表現在離去的選擇,主人顯得窩囊,可以走,比如藺相如躲避廉頗之時,門客紛紛請辭,直到藺相如點明才知道藺相如做法的深意;有更好的主人,可以走,比如平原君的門客紛紛跳槽到信陵君那里,理由是信陵君更尚賢,其實就是信陵君聲望更高,成功的機會更大;主人失勢了,可以走,比如廉頗在長平之戰時被免,門客散盡,等到他復用為將,門客又回來了,還指責廉頗不懂世事。

    《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載:廉頗曰:“客退矣!”客曰:“吁!君何見之晚也?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勢,我則從君,君無勢則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

    奸客比食客更加注重自己的利益,為此不惜一切手段,包括把主人當作踏板,所以奸客不僅不能給主人帶來幫助,反而還會給主人帶來致命危險。

    比如春申君的門客李園,他從一開始就動機不純,走關系當了春申君的門客,繼而故意遲到引起春申君的注意,順勢把妹妹獻給春申君,妹妹懷孕后又勸春申君將其送給楚王,等到外甥出生、立為太子,春申君就成了威脅,慘遭滅口。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按主人給的待遇,還可以將門客分為上中下三等。

    孟嘗君養客講究平等,號稱“食客數千人,無貴賤一與文等”,為此還發生門客慚愧自殺的故事,但實際上,孟嘗君手下的門客待遇并不統一,而是分為三等。下等門客只滿足溫飽,住在傳舍;中等門客有魚吃,住在幸舍;上等門客出門有車坐,住在代舍。

    從食住行的區別可以看出,孟嘗君對門客的重視程度是不一樣的,其實這點并非他獨有,平原君等人一樣有,畢竟他們養客是為己所用的,自然會按照能力安排不同的待遇,如果沒了差別,上等客怎么顯示出優待呢?

    上等客中級別最高的就是卿客,他們是國君的門客,平時備作顧問,關鍵時刻發言,一旦被采納,就能左右政策、指揮軍隊,處理軍政外交各大事務,比如吳起、商鞅、李斯等人。

    門客的衰落與回光返照

    在列國并立時期,門客具備很強的流動性,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各國為了招攬人才,爭相表示自己對人才的尊重,弱國尤重,比如燕昭王建招賢臺等。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隨著秦滅六國,大一統時代來臨,供求關系就反了過來,門客們別無選擇,只能爭相討好一個主子,曾經“賢才之臣,入楚楚重,出齊齊輕,為趙趙完,畔魏魏傷”的輝煌不再。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秦朝過于短命,對分封制等的清算很不徹底,導致西漢初年,郡國并行制下,養客風氣卷土重來,展現出門客最后的風華。

    《漢書·游俠傳》載:“及至漢興,禁網疏闊,未之匡改也。是故代相陳豕希從車千乘,而吳濞、淮南皆招賓客以千數。外戚大臣魏其、武安之屬竟逐于京師,布衣游俠劇孟,郭解之徒馳騖于閭閻,權行州域,力折公侯。眾庶榮其名跡,覬而慕之?!?/p>

    漢初的制度是分封制與郡縣制的雜糅,皇權、相權和王權并立于漢朝。劉邦認為異姓諸侯王不可靠,費盡周折滅掉了異姓王,又分封了同姓諸侯王,這本就是西周宗法制下血緣分封的復興。盡管同姓諸侯王的獨立性遠沒有當初六國那么強,但多了王國這重選擇,士人也并不一定就要選擇中央。

    加上漢初無為而治,漢朝中央對諸侯國的干涉有限,漢初的諸侯國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再現了春秋戰國時期的場景,諸侯王、外戚大臣乃至豪杰游俠都玩起了養客。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諸侯養客最先興起,早在開國之初,異姓諸侯王便有流行,異姓王被剿滅后,同姓王也很快學了起來,尤以吳王劉濞和淮南王劉長為最,前者“即招致天下亡命”,后者“收聚漢諸侯人及有罪亡者, 匿與居, 為治家室, 賜與財物爵祿田宅”。

    這兩個諸侯王都是野心勃勃之輩,招攬門客都是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吳王劉濞發動吳楚七國之亂身死,淮南王劉長未發而遭擒,其子淮南王劉安也“陰結賓客”,最終事泄自殺。

    到漢景帝初年,以軍功立足的開國功臣集團已經凋零,空缺的位置需要補上,因事立功者即外戚大臣由此登上朝堂,后者因為沒有功勞支撐,需要援引助力,門客就是最好的選擇,于是乎,養客風氣由諸侯王傳到中央。

    外戚養客的代表是竇太后的侄子竇嬰和王皇后的弟弟田蚡,兩人一面通過舉薦門客擴充勢力,一面通過政治手段增加自己的門客數量。

    竇嬰在七國之亂時任大將軍,舉薦了門客袁盎、欒布,兩人均受到景帝重用,竇嬰也因功封魏其侯。有了兩個成功例子,門客們仿佛看到了出頭的希望,“諸游士賓客爭歸魏其侯”。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


    漢武帝在位初期,竇嬰任丞相,田蚡任太尉,兩人因阻止竇太后干政而被竇太后罷免,竇嬰就此失勢,田蚡則憑借姐姐王太后東山再起,出任丞相,門客瞬間跳槽?!?span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box-sizing: border-box; font-weight: 700;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rder: 0px;">天下吏士趨勢利者, 皆去魏其歸武安, 武安日益橫。

    竇嬰最終因維護死黨灌夫而死,田蚡則是病死,他死后,中央官員的養客之風逐漸衰竭。原因就是漢武帝逐漸成長為一個手段老辣的專權君主,像招賢絀不肖這種事,那是皇帝的權力,他絕不會讓臣下代勞。隨后崛起的衛青霍去病非常清楚這一點,壓根就不養門客,免得惹皇帝猜疑。

    游俠養士則是漢初政治寬松的結果,不過游俠并不能提供太高的政治上升點,投靠他們的門客綜合素質要低得多,比如郭解所養賓客, 動輒殺人越貨, 郭解被其所累,以致滅族而亡。

    在漢初寬松放任的政治環境之下, 諸侯王、中央官僚乃至地方豪強,都借助養客形成自己的勢力,要么對抗中央,要么用以私怨,但對中央集權王朝而言,這些都是統治的不穩定因素,必須予以打擊。

    到漢武帝時期,無為而治已經不合時宜,大刀闊斧地加強中央集權方為正策,勢力過大的諸侯王、中央官僚、地方豪強均在打擊集權之列,經過一系列政策的圍追堵截,養客之風迅速衰竭,士人從此由座上客轉變為堂下臣,到集權頂峰的帝制時代末期,更是淪為皇帝家奴。

    以上就是淘鋪之家給大家講解的“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的相關內容,希望可以幫助到大家,如果大家還想了解更多專業的網店轉讓內容,可以直接咨詢淘鋪之家平臺客服,免費一對一給您解答!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本周熱門

    門客的興衰:興于春秋戰國,衰于秦漢大一統本月熱門

    亚洲中文字幕精品久久
    <dd id="wmygu"></dd>
  • <menu id="wmygu"><menu id="wmygu"></menu></menu>
  • <xmp id="wmygu"><optgroup id="wmygu"></optgroup>